我说我们的家风家训

作者: 
庞景升
单位: 
潍坊外国语学校八年级一班庞一心爸爸
文章: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历经波折,目前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断代的文明奇迹,也是全人类所共享的精神财富。作为社会构成的基本单位——家庭,在时间和空间上不可分割地成为这种博大精神文化的拥有者、继承者和再创造者。

相对于社会,人们价值观形成更多是处于家庭氛围的熏陶之中的。俗语“有其父必有其子”、“龙生龙,凤生凤”、“上梁不正下梁歪”等都是在用通俗易懂的话告诉我们家风家训对每个成长于它之下的成员起到的潜移默化的作用。

我有幸生长于一个有着良好家风的家庭,虽然不是显贵之家和书香门第,却也并不妨碍家中书橱内丰富的存书。一排排整齐的书本和一行行似懂非懂的文字成为我最早记忆的一部分。以至于小学二年级时,我就敢把《封神榜》拽来看。书本,自然是看不懂多少,但书中夹着的一张折叠工整的金兰贴,通过父亲耐心的解释,让我对于家风和家训产生了最初的印象,并建立了关于诚信的懵懂认知。

那张帖子在父亲手下小心翼翼展开的情景记忆犹新:记叙着八十三年前结义兄弟情谊的金兰贴上,用工整的小楷写着一列列的文字。父亲边读边讲,从他那专注的眼神与虔诚的话语里,我渐渐明白了一个诚信的往事。那是我爷爷闯关东时的人生经历,同那个年代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为了生计,他背起木工工具箱闯到了今天的吉林缸窑镇。在异乡,和一个大他几岁的肥城人组织了一支木工队伍,从事着艰苦的伐木与家具加工。经过几年打拼,站稳了脚跟。年长的肥城人却因伤寒一病不起,临终前把自己从家乡带来的三个年幼的兄弟托付给了他。要知道那时的爷爷才20多岁,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握住了老朋友的手,也接下了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接下来七年多的岁月里,日子时好时坏,但是爷爷就这么支撑着过了下来,以一已之力照顾着那几个其它人所说的“累赘”,坦然看着众人不解的眼光,平静地说“我答应了人家,就得把他们几个带大”。身边年龄相近的几个人早已成家立业,而我的爷爷却因此错过了自己人生的大好时光。对于几个小伙子,爷爷并不准他们叫自己叔叔,理由嘛,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和小伙子们的哥哥是兄弟,自然几个小子也是他的兄弟。长大的小伙子没有忘记这一恩情,用中国人特有的方式感谢了和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爷爷,他们义结金兰,尊他为兄长。于是有了《封神榜》里夹着的金兰贴。之后他们回肥城老家探亲的时候,逢人必讲我爷爷的好。最终被这种诚信行为打动的那个姑娘成为了我的奶奶。因为环境的艰苦,爷爷在38岁的年龄便早早去世,这也使我的意识里从小便没有爷爷的概念。所幸,儿时我并不太明白的“诚信”成为了他的化身,让我长大后知晓,诚信并不只是记载于历史上的一诺千金、立木守信和曾子杀猪,在自己家里就有鲜活的故事。这一行为称不上什么伟大,却也足以照亮一个普通人身后的路,并给后辈们以师范。

爷爷去世三年后,山东老家的生活条件在解放后开始好转,加上在异乡生活的诸多不适。我奶奶带着我父亲回到了寿光的老家,为了不让父亲受委屈,也为了那个年代我们不理解的爱情。奶奶自己一人拉扯父亲长大。我父亲只有兄弟一人,在70多年前的农村,母子两个的生活是窘迫的。但因为有着爷爷几个结义兄弟的时常接济,父亲比其它孩子的童年生活似乎还好了一些。在母爱的关怀下,父亲成长为一个刚直不阿的人,在各种宗族势力错综复杂的过去农村,他没有亲近与疏远任何一派,凭自己的努力让乡亲们连续三届推举为寿光市人大代表。而且在文盲奶奶的督促下,父亲一直上到高中毕业,那个年代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高学历”。此外,他的字也写得不错,虽称不上什么书法,却能在过年时以春联的形式贴在众多邻居的门上,这应该是对乡村书法最好的褒奖吧。

这一段再平凡不过的人生经历,从中却能看到爷爷那代人诚信的传递和父辈的自强不息。一个从小失去父亲的人,除了自强外,没有其它选择。自强不息——这是父亲留给我的家训。

相比于先辈的坎坷,我的成长风平浪静,在父亲丰富书籍的陪伴下,我顺利的上学、就业,在生活和工作中历练,奉行诚信和自强的做人之道。转化着自己一路接受的道德准则,在每个选择的关口,以随心所欲、随遇而安的心态去面对。在同龄人大多还是基层员工时,我有幸成为企业高层,独挡一面。并把这些感人的故事尽可能讲给自己的员工和家人,以求与身边的人共同建立更有意义的人生。

今天,已经到了互联时代,有的思想体系与价值观应该重新构建。但我们决不能忘记,许多人类共同遵守的美好价值观和家风家训,如诚信、如自强,决不会因为时间的前行而削弱意义,而是以它们日益增强的光照亮着我们前行的路。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