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风家训

作者: 
孙淼
单位: 
安丘市第一中学高一年级20班
文章: 

    大伯、叔叔、爸爸弟兄几个围坐在酒桌上,一个空碗上搭着一双筷子,一杯倒满的酒,“怎么多了一双筷子?”我问,妈妈踢了我一脚,低声说“那是给爷爷的。”一瞬间,关于爷爷的一幕幕在眼前闪现,我抑制不住泪滴的掉落,跑到院子里,不停的告诉自己别哭别哭,可眼泪止不住,姐姐走过来,轻轻的拍我的肩膀,“别哭,爷爷不会想我们哭的。”

    那年冬日,呼啸的北风飒飒的吹,将太阳洒下的一丝温暖也撕裂成碎片。我眼巴巴的望着窗外,厚厚的雪覆盖着一切,风从屋檐上、树枝上吹下一阵阵碎雪,“唉……”我轻轻叹气,这么冷的天,爷爷大概不会来了吧,看来我与这热闹的集市无缘了,心头不禁泛起一阵难过,听着外面传来的喧嚷声我更难过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爸妈不放心我一个人逛集市,怕不安全便让爷爷来领着我,把我反锁在家里。这样的鬼天气,爷爷怎么还会来呢,哐啷、哐啷、是门响的声音!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跑到门口,是爷爷!“快回去,别冻着!”爷爷说。“噢,yes,sir”我一蹦三跳的回到屋里,笑得合不拢嘴,满心想着集市的热闹。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爷爷顶着寒风骑车的难受,如今想来,爷爷的睫毛、眉毛上都是结冰的,与那一头银发是一个颜色,像个圣诞老爷爷。爷爷退去外衣,慈祥的看着我,嘴角挂着微笑。

    孝顺孝顺,孝先要顺。爷爷的话仍萦绕在耳边。爷爷每次赶集都会给我和姐姐买些吃的,这次亦不例外,给买了两串糖葫芦,还有烤地瓜,“不行!”我吵吵着,“爸爸说了,不能再让您给买吃的,快拿走,不然我得挨骂。”我跟爷爷推让着,不接那份吃的,“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把头摆的像拨浪鼓一样,“你爸是我的儿子,儿子怎么能不听老子的话,听话,接着。”“我是我爸的女儿,女儿怎么能不听爸爸的话,不行!爸爸会骂我。”“你爸不会骂你,他骂你我骂他!”“那也不行!”爷爷拉下脸来,严肃的说,“我是你爷爷,你是不得听我的话,你是不是得孝顺我。”“嗯。”我点点头。“孝顺孝顺,孝先要顺。接着,回屋去。”我拿着东西回到屋里。

大年初一,爷爷在给小辈发压岁钱,爸爸进门看到了,大声喊:“大大,我跟您拜年!过年好!”跪下磕了一个响头,“您给我多少压岁钱那?”“哈哈哈……”大家都笑起来,“两毛!我这兜了还有两毛钱钢,给我拿来!”又是一阵欢笑。

爸爸站起来,坐在炕沿上,爷爷踹了爸爸一脚,“你呀,就知道出洋相。”爷爷笑着教训爸爸,自己也哈哈笑。

又是一年初一,一如既往地爸爸和叔叔掌勺,我和姐姐打下手,婶婶妈妈这群妯娌们围成一圈包饺子,爷爷在炕上盘腿坐着,笑盈盈的看着一屋子的人,“爷爷,你幸福吗?”从海南回家过年的哥哥问,“咱不是姓孙囊。”爷爷笑着回答。惹的大家一阵欢笑,“幸福囊,恁大老远都回来看我,这么大一家子团圆,我可幸福了。”

哥哥结婚,爷爷胸前的红花自己别不上叔叔接过来,替爷爷别,叔叔比爷爷高,屈下膝来弓着腰给爷爷别,咔嚓—这一幕永久留存。

    家风家训不需要刻字立碑,他是父辈们言传身教给小一辈的财富,深深铭记在我们心中。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