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家风家训

作者: 
田友亮
单位: 
奎文区潍坊市育华学校七年级五班田文和爸爸
文章: 

当孩子要求我和他一起撰写关于家风家训的文章,我脑子空了一下,家训?似乎只有大户人家才有的东西。家风?家风是一家之风气,家风是一辈一辈人传承下来行事做人的准则。父母亲给我的只有勤劳和孝顺。

在父母亲成人的那个年代家家生活都不宽裕,我们家尤其艰难。我父亲是家中长子,上面还有个残疾的姐姐,下面有个小他十几岁的弟弟。爷爷奶奶早亡,家中的劳动力就是我父亲和母亲。我父亲中专毕业后的数年常年在外工作,一年到头不回家。是我母亲一直操持家务,照顾我姑姑和叔叔,直到姑姑出嫁,叔叔结婚。至今姑姑和叔叔都念着我母亲的好。母亲是农业户口,在农村要种地,虽然辛苦,但有粮食,饿不死人,可是手头却没有钱。父亲的工资是家中唯一能见到的钱。父母亲省吃俭用数年,攒下的钱还上了爷爷奶奶留下的债务,又攒了好几年,借了亲戚朋友们一些钱,给我姥姥姥爷盖了三间大瓦房。等还上这笔钱,我和弟弟上大学上中专,又是一大笔钱。幸运的是我上大学正赶上双轨制招生最后一年,我的高考分数过了本科线,上学每年只有一千多元学费。弟弟学习成绩差点,上中专倒是花了不少钱。那正是刘欢唱《从头再来》的时候,父亲的工厂也正在闹破产,所有职工下岗,没人知道将来会如何。我家因为是近郊,农地盖成了楼房,母亲也没有地可种。全家没有了工作,没有收入。父母亲年纪大了,没有其他技术,只好干起了最简单最辛苦的工作——环卫工。夏天,凌晨4点钟父母亲就会起床,即使是在寒冬,父母亲也会在凌晨5点钟以前到达自己负责的路段,并开始清扫干净。遇到刮风下雨,落叶多的时候要更早一点,每天都要持续不断的清扫,保持路面干净。我父母亲做事不甘落人后面,往往都会比其他工人更早开始扫街。那时我和弟弟还能睡点懒觉,一直睡到5点半再起床,然后赶到父母扫街的路段,和他们一起扫,六点半以后回家吃饭、上学。虽然辛苦,一家人也还是其乐融融,因为,阳光总在风雨后嘛!

这样辛苦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五六年。后来我和弟弟都毕业,有了工作,父亲的年纪虽然拿不到全额退休金,可毕竟有了退休金,不扫马路生活也不会有问题。可是母亲还是继续坚持干了好几年,因为要操心我和弟弟结婚。我结婚后,母亲在我和弟弟的劝说下也终于不再去扫马路,能够享一享福了。父母亲不论上班、种地还是扫大街,都是辛苦劳作,不靠天不靠地,只依靠自己的勤劳,赡养了老人抚养了我们兄弟俩,还照顾了我姑姑和叔叔,这就是我们家的家风——勤劳、孝顺。

父母亲孝敬长辈是真心实意的。我上小学四年级时父母亲给姥姥姥爷盖的三间瓦房,姥姥姥爷一间,父母亲和我们兄弟俩一间,中间一间是客厅、餐厅加厨房。那时候,鸡蛋对我是奢侈品,可是母亲每天都会给姥爷一个鸡蛋吃。姥爷去世后没几年,姥姥就患了老年痴呆,整天糊里糊涂,刚吃完饭就说还没吃饭,说我们要饿死她,还经常骂人。幸运的是姥姥腿脚不利索,走不快,不用担心跑丢。母亲整天挨姥姥骂,很委屈,可还是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睡,每天照顾着姥姥,直到姥姥93岁高龄离世。就像歌里唱的:“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父母亲大半辈子勤劳工作,赡养老人,抚育我们,自己却还没有享受这好生活。

就在去年年底,母亲得了一场重病,蛛网膜下腔出血,幸亏父亲在家及时发现,住院20多天,我也几乎和母亲日日夜夜一起呆了20多天,媳妇更是白天上班工作,晚上和我一起守护着母亲。兄弟、弟媳在白天也轮流看护着母亲。好人终有好报,母亲最终康复,只是情绪有些低落。住院的日子里,回想了无数过去的事,忽然间觉得生命如此脆弱,可能转瞬间就“人鬼两茫茫,逝者何可追”有人说子欲孝而亲不在,那只是自私的遮羞布。孝敬老人,每天可做。只要把父母当自己的子女一样爱护就够了。

我也跟父母亲一样,依靠自己的双手讨生活,真心真意对待家人,孝敬我和我媳妇的父母亲。这也是我希望孩子从我身上学到的,这就是传承,这就是我家的家风。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