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训伴我成长

作者: 
魏旭洁
单位: 
青州二中高二年级15班
文章: 

家训,是一个家族的信仰。它可能是荀子“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坚定,也可能是韩愈“业精于勤荒于嬉”的勤勉。而我的家训却是一句简单又朴实的话语——诚实做人。

小时候,爸爸时常对我说:“想要赢得一个人的奖励,那就得对他诚实;想要有所作为,就要诚实做人。”在爸爸的教育下,年幼的我从不会说谎,因为我知道我的诚实会为我赢来糖果与玩具。爸爸将这种诚实的观念转化为实际——我们卧室门上贴得不是“福”字,而是父亲亲手写的“诚”字。宣纸上那洒脱的“诚”字,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墨香,感染着我,伴我长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开始叛逆,为了得到我想要的,我抛却了诚实。“诚”字的芳香离我渐行渐远,我捉摸不到它的足迹。每当我说一个谎,我就得说无数个谎去自圆其说,以前那双澄澈空明的眼睛消失了,我变得麻木,变得心安理得。

就在我为自己的一点点小聪明沾沾自喜的时候,爸爸又让我重新嗅到了“诚”的芬芳。

晨起,看着镜子中因昨晚玩同学手机而睡太晚的自己,一层很深的黑眼圈,疲惫无力的四肢……这种种仿佛是对“恶行”的控拆,为了掩盖它,我用粉底在脸上涂了一层又一层,而用粉底掩盖黑眼圈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欺骗?

早饭时,我与爸爸相向而坐,爸爸一句随意的问候,却让我如坐针毡,心惊肉跳。为了不让爸爸看出破绽,我开始说谎,一个又一个。虽然我已知道瞒不过去,但依旧极力掩饰,强装淡定,直到爸爸从枕头下搜出手机。

我触碰了爸爸的底线,更触碰了“诚实做人”的家训。这次,我挨了打,是出生以来第一次挨打。

爸爸紧攥双截棍的两端,朝我屁股打来,一下,两下……每一下都煎熬,是一种钻心的疼。起初,我只是咬紧牙关,无声地哭泣,后来,我放声大哭起来。被锁在门外的妈妈不停地砸门,爸爸吼到:“让她受点痛,让她知道诚实!”我的哭声越来越大,我说的谎话随着哭声从身体里飘出来,我的心灵在泪水的浸润下变得洁净、空灵。正如罗曼·罗兰的那句话“唯其痛苦,才有快乐”。我隐约看到,诚之花开放了,圣洁、艳丽。

从那以后,“诚”的芬香又奔向了我,跟随着我,温暖了我的心。“诚”的家训已经伴我走过童年、少年,正在伴我经历青春,还将伴我走完人生的旅途。当然,我对“诚”字内涵的理解会随之更深刻,“诚者,人之本也。”做人要诚实,要以诚待人,对待他人要讲诚信。

生命,不会从谎言中开出灿烂的花朵。唯有诚实、诚信,才是滋养生命之花最好的养料。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