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生命的年轮

作者: 
李浩然
单位: 
山东省潍坊第七中学高一年级1班
文章: 

峨清秀的海浮山南麓,烟波浩渺的冶源水库西畔,依山傍水的横卧着几个小山村,其中一个以李姓为主的村庄便是我的老家,李氏祠堂在文革中被毁,但家族的故事却依然鲜活的留存于我们的记忆中,代代相传。

相传李氏的始祖叫李泰。“李泰开荒”的故事老少皆知。他逃荒到了此地,那时水库还未修建,弥河水自南向北静静地流淌着,他发现此处风水极佳,乱石岗下有深厚的土层,便打定主意在此驻留。每天天不亮就起床,选择好一个地点,把头上戴的斗笠用力向四个方向一扔,落地处连成一个圆,这就是一天的劳动。凭着这种执着能干的精神,不到三年时间,就把一片乱石岗开垦成了二百亩良田。李泰由此发迹,但他仍勤俭持家,天不亮就起床,粗茶淡饭,只要出门必穿破衣烂衫,戴着那顶破斗笠。后来人丁兴旺,家族庞大,但秩序井然,男人劳作,女人持家,孩子读书,李家成了有名的耕读世家。

抗日战争时期,海浮山上驻有一小队日本兵,经常下山侵犯百姓,大家都怕的要命。日本人需要一个人定期去帮他们管理菜园。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自告奋勇,他利用这个机会摸清了日军的人数和营房布置情况,只要鬼子有异常举动,他就提前把消息送到村里,让大家快速转移,减少了正面冲突,保护了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尤其是麦收和秋收时,等鬼子赶到地里,已是颗粒无存,气得他们哇哇大叫。这个少年就是我的太爷爷,他的名字叫李鹏翱,人们只要说到他,都竖大拇指,说他名如其人,智勇双全,几代人都还感念他的功劳。

我爷爷是太爷爷最钟爱的一个儿子,哪怕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也咬紧牙关供他读书,指望着他重振家门。后来闹“文革”爷爷回家务农,他也成了家族里主持大事的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了,爷爷带头成立了瓶盖加工厂,后来陆续又出现了十多家工厂,我们村成了全国有名的瓶盖生产基地,家家盖起二层小楼,桑塔纳、奥迪车在村中穿梭,外地客商来此都看呆了,成为当时一大奇谈。

我爸爸成长于物质富裕的年代,但为了摆脱农村人的身份,十年寒窗苦读,成了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用知识改变了命运。他受过高等教育,毕业后留在了城市,吃上了商品粮,捧上了铁饭碗。后来他自己创业,白手起家,现在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老板,打“飞的”在世界各地穿梭,嘉华牌医疗产品畅销全球。

我生于城市长于城市,对老家的印象只有儿时的过年和现在每年清明的上坟了。今年重修了家谱,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段传奇往事,我的身体里流淌着李家的血液,这些传奇会成为我记忆的年轮。“勤为本、孝当先、俭养德、和为贵”是李家的家风家训。今年春节的红对联还是“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爷爷为生存而活,为活着而活;爸爸为责任而活,为家庭而活;我为自己而活,为理想而活。李家的传奇铭刻于我的记忆中,成为我生命的年轮,随着岁月的流逝会愈加深刻明显。虽然已远离故土,但家风家训会在李氏子孙中代代相传下去。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