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干,我的爱

作者: 
曹梦璇
单位: 
青州市东关回中九年级八班
文章: 

五岁那年,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我被送到了爷爷家。到爷爷家吃的第一顿饭是萝卜干,我哭着闹着不肯吃饭,爷爷板起脸说:“难道每一餐都要有肉你才吃得下去吗?不吃就饿着!”我在家哪里受到这种“待遇”过?我的刁蛮任性的脾气就上来了,我举起盘子,使劲儿的摔到地上。随着盘子落地的响声,我的脸上多了个火辣辣的疼的手掌印。“打你这一巴掌是告诉你,浪费食物可耻!”从那以后,我们天天吃萝卜干。

七岁那年,家里所有的盘子、碗、筷子都是我洗。刚开始不会洗的时候,爷爷便教我,后来,我总是不小心打破点东西,有次不小心划破手了,但仍然是戴上手套继续洗。十岁那年,中午放学回家,爷爷却不在家,走进厨房一看,什么饭菜也没有,我心想:还是到了这一天,爷爷连饭都不肯给我做了。我饿极了,自己做了顿黑乎乎的炒蛋和硌牙的米饭吃,还给爷爷留了一些。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做饭。自那以后,家里都由我来做饭,爷爷只是在一旁教我。

十一岁那年,我被父母接回了家,爷爷送我回家时说:“走了好哇,不用折腾我这一把老骨头了。”我突然觉得,萝卜干也挺好吃的。

十三岁那年,满屋子刺眼的黑和白。爷爷去世了。父母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将一本泛黄的笔记递给了我。

我翻开笔记本,上面是爷爷刚劲的字迹:“××××年×月×日,今天是孙女来我家的第一天,这孩子,在家总是吃肉,肯定会缺维生素的,给她做萝卜干,她不吃还摔了,我一气之下动手打了她,但我很心疼。”“教孙女洗碗时,她不小心把碗打破了,还划伤了手,但我仍然让她带上手套继续洗,不是我心狠,只是我担心我走了以后再也没人照顾她了。这样她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去老李家喝酒时,不小心喝多了,忘了给孙女做饭了。但回到家我看到那黑乎乎的菜时,我知道她长大了。”“今天孙女走了,我很想她,她也不打电话回来,唉,估计她是恨我了。”

翻完日记,我这才明白这一切的原因。爷爷,下辈子我们还要做祖孙,我一定更加爱您!

我的家风家训,唯有“爱”一字便可概括。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