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之家风

作者: 
陈婷婷
单位: 
昌乐一中 高二、27班
文章: 

    很多时候,我发现我的许多举动越来越像父母,比如见到师长必须要问好,无论什么场合都要大大方方的,自己做错的事要敢于承担……父母平日里的言行早已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孝”与“信”的家训更是深印我心。

    在我家,吃饭时必须等到长辈动筷,孩子才能用餐,不能对长辈大呼小叫,不管在外多忙都要抽空回家看看老人……有时候我会觉得规矩太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发现这些“规矩”在当下弥足珍贵。

我老家温州,父亲年轻时就在外打拼,如今定居山东。家里有位老奶奶终日卧床,记忆开始模糊,这几年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这几年父母只要是工作不忙,便从山东赶回浙江照料老奶奶。今年暑假回老家,老奶奶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基本不动,她已经不太能听见我们说话了,但爸妈一直坐在她的床边抓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说:“我们回来了,这是你的重孙和重孙女。”这个场景一直烙刻在我心里,在那个风扇都不敢开的闷热的房间里,父母向我诠释了“孝”的真谛。

古语云“百善孝为先”,我曾以为孝顺父母就是挣好多好多的钱,给他们买套大房子,给他们钱让他们到处旅游,但现在我觉得对“孝”的理解太狭隘了。钱财是生活的必需,但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内在需求。父母所愿,就是儿孙开心幸福,一天天长大成人,并能时常回家看看。所谓“孝”,就是父母把我们养大,我们陪父母变老。

    1990年,我爸爸一个人来山东打拼,当时浑身上下除了回程车票的钱外,已是一文不名。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意思是你是如何拼到现在的?爸爸说,我们家的人出门在外做生意,首先靠的就是“信”。人无信不立,诚信像一张信用卡,过度消费就没有了;诚信也像一张名片,守信的之人往往事半功倍。

    从小到大,我爸说的话对我都一一兑现。上初中时,每学期都开家长会,每次都说八点开始,往往都会拖后半小时。我俏皮地告诉爸爸可以晚点儿到,他却说时间规定好了,只能早去,绝不能晚到,正是很多人不守时,才会导致拖延。那时候,我好像明白了爸爸所说的“信”。这个“信”是“诚信”,但又隐含着“威信”,一个人只有“诚信”为人,才能获得别人的肯定和信任,久而久之就会在圈子中形成“威信”。

    我爸很少讲他是如何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立足的,但印象中一直记得他曾经说过的话,“员工的钱必须按时发”,“贷款一定按时还”……正是这样的细节一直影响着我、警示着我,不管身处何方,“信”字如警钟般始终高悬于我的心头,提醒我做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荀子说:“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环境可以育人,家风可以传承。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的《曾氏家训》不仅影响了好几代曾家后人,子孙后代英才辈出,还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国人。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家风悠悠,世代传承。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