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陈召红
单位: 
临朐县九山小学四年级一班孙鹏飞妈妈
文章: 

    我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从小被父辈们的淳朴善良、诚信仁义所感染。他们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什么家风家训,却用实际行动教育着我。细细想来,对我影响最深的当属“孝”。

老奶奶的样貌在我记忆里很模糊,只记得是一个清瘦的老太太,记得最清楚的是奶奶每天早上给她用开水冲的一碗鸡蛋花,里面还有几块饼干或桃酥,有时候是切碎的油条。要知道,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吃饱都是问题,一大家子人吃糠咽菜,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老奶奶。这在我小小的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知道了好东西要留给老人吃。

我的母亲是一个没上过一天学的家庭妇女,可她也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了我什么是“孝”。尽管已经和奶奶分家过日子了,可是每当田里的新鲜蔬菜瓜果下来,母亲总是先摘回来送给奶奶尝鲜,然后我们自己才能吃。每当做了好吃的,也是先给奶奶送过去。

奶奶养了七个子女,孩子多了自然就有些偏心小的,我父亲是长子,没少吃亏,可他们从不和奶奶计较,该怎么孝顺就怎么孝顺。后来经济条件好一些了,按照村里的规划盖房子。当初分家的约定是奶奶跟我叔叔家一起住,可婶婶不愿意,把奶奶赶出来。我父母亲毫不犹豫地让奶奶住进了刚刚盖起来的新房子里,自己却仍然住着又窄小又阴暗的老土屋。

奶奶年纪大了,有时候会不讲道理,我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是“糊涂老的悖晦官”,把这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老人家有时候嘴馋,母亲会尽力满足她。有一次,奶奶见人家吃用椤叶包的粽子,回家对我母亲说想吃。母亲二话不说,步行跑了二十多里山路,去八棵树沟的山上采来了椤叶,当天晚上就让奶奶吃上了粽子。看见奶奶吃得那么香甜,母亲觉得受累也值得。

后来我嫁人了,婆婆同样是一个善良的人。那时候老婆婆快八十岁了,有点糊涂,给她吃了饭她也说没吃,还出去对左邻右舍的人说婆婆不孝顺,不给她饭吃。公公当了真,对婆婆发脾气,婆婆受了很多委屈,可她一如既往地孝顺自己的婆婆。老婆婆八十四岁时摔了一跤,腿骨骨折了,就连医生也说这么大年纪的人很难再好起来了。老婆婆整天躺在床上,婆婆悉心照料,一日三餐变着花样做,还给她端屎端尿,擦洗身子。老婆婆时常发脾气,甚至抓住婆婆就打,可婆婆依然细心地照顾她。后来,老婆婆竟然痊愈了,又站了起来。这全仗着婆婆的照顾,可婆婆从没为自己表过功,她认为自己做了应该做的事。

在母亲和婆婆的熏陶下,我也把孝敬老人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身体力行。逢年过节给老人买件新衣服,有好吃的先给老人留出来,老人有个头疼脑热,悉心照顾。在家庭琐事上顺着他们,避免让老人生气。2009年,公公不幸遭遇车祸,昏迷了十几天,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我像对待亲生父母一样,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给他按摩,还跑回娘家拿钱给公公交医疗费。老公很感动,对我母亲提起这事,我母亲说就应该这样做。

在我们的言传身教下,儿子也懂得了感恩,懂得了孝顺。从小有好吃的也懂得分享了,总是先让爸爸妈妈尝了他才吃,对老人也恭恭敬敬的。我相信,“孝”这一传统美德在我们家会世代相传。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