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自立,勤俭节约 ——也谈我的家风家训

作者: 
栾厚兴
单位: 
昌邑市外国语学校九年级四班栾晓辰爸爸
文章: 

   小时候常听奶奶讲这段家史:我老爷爷年轻时,从祖上继承了一定的家业,他不争气,去了外地与人家搭伙过日子。妻子拉扯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艰难度日。无奈之下,在哥哥8岁时,妈妈便将他送到了烟台学算账。几年之后,哥哥又托人将11岁的弟弟送到了大连学铁匠。中国旧社会的学徒生活,不比我们教科书里的凡卡幸福,从侍奉师傅一家人的生活到帮衬师傅的家业,无一不干,还得干好,否则师傅是不会教你活计的。兄弟俩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熬了过来。新中国成立后,哥哥因为能左手打算盘同时右手计账被招进了烟台手表厂,弟弟因为能把一张马口铁做成你想要的各种器具被招进了下营船厂。靠着自强自立,兄弟俩完成了农转非。其中哥哥就是我爷爷,弟弟是我二爷爷。

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是农还是非,生活都很艰辛,爷爷把大儿子送去当了兵,小儿子接了爷爷的班,家中就留了二儿子——我的父亲。因为家境困难,父亲只断断续续读了两年书,便辍了学,跟着邻村的一个匠人学瓦工,因为成手瓦工都是按天付工钱的,父亲怕闲着,所以他在学瓦工的同时又学会了木工,成了村里出名的能工巧匠,也为自己赢得了师傅的女儿——我的母亲。靠着自强自立,勤俭节约,我们家开始过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记得我上小学二年级时,因为交2元钱学费,一些同学辍了学。当时我也加入了其中,第二天就被父亲训回了学校。当时父亲说的一句话,直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我一天就挣5块钱,2块钱怎么交不起?我们庄户人,只有上学这一条出路!”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不念书有什么不好,只是知道父亲有时向我借《新华字典》,因为他记账时有人家的名字不会写吧,有时他也像考我一样问我“砌XX长XX宽的墙,得买多少砖?”现在我才知道,这些数学知识都是他在做活时要用到的,这都是他跟别人学来的。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按父亲的手艺,改革开放后,他完全可以在村里开个木匠铺子,挣一阵子大钱的,但就因为没有文化,父亲没敢。

我爷爷毕竟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在我小时候是很重男轻女的。为此,妈妈没少生气,她经常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我说:“你一定要考出去,要争口气。”加上我叔叔大伯都生活在城里,每年寒暑假邀我去小住,都让我切身感受到城乡生活的具大差异。所以在学习上我是十二分的努力。小升初时,很可能我的成绩是不理想的,因为老师开始一个干部也没让我当。我脑力一般,我很清楚,但我也相信,只要我每节课认真听讲,不把老师讲得东西落过半点去,我都能学会。认真听讲,每天复习总结当天所学,不放过一个不明白的知识点,这样的好习惯让我赢过了一些比我聪明的同学,考上了师范。

出身于最普通的农民家庭,使我从小目睹了家长养家的艰辛与不易,尽管父母从没教育我要珍惜钱财,我却舍不得把一分钱花在没有价值的地方。父母勤俭节约过日子的方式,像种进了我的心里。上师范时,为了节约家长的钱,从家到学校,45公里的路程,熟悉后我都是骑大伯家淘汰的破单车往返的。参加工作的日子,自强自立仍然在我身上鲜明体现着。我用最短的时间,拿到了潍坊市教学能手的称号,让与我一起参加工作的一些专科毕业生自愧不如。在理财上,我精打细算,计划好每一分钱的用途,以至于我们不幸赶上购买福利分房结束后的第一批商品房时,虽然自己受了好大的难为,但没有让我们的老人受一点难为。我自豪,我的房子没啃老!

孩子,今天,我把我家庭的故事告诉你,期待你和我一起把“自强自立,勤俭节约”的家风家训传承下去。总有一天,你也会认真地对你的孩子说:“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祖宗不是条好汉!”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