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作者: 
蔺孝贤
单位: 
昌邑一中峻青部七年级三班蔺蕙心爸爸
文章: 

   每逢除夕,老家里总要在正堂摆好香案,悬挂家堂。从小我就喜欢仔细打量家堂上的人物场景和文字,只是等到上学读书才看懂了那副题写在两边的楹联:“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那时候对这几个字也没有什么深的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多,特别是为人父后面临对孩子教育的时候,细细品味祖辈相传的这句话,才渐渐理解了其中的深意。这是我们的家风、家训,历经千年,始终如一。

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勤劳朴实、忠厚善良。不论是与亲朋相处,还是与乡邻交往,都与人为善,互帮互助,和睦相处。

记得有一年快过春节了,屋后邻居家媳妇临产,他家婆婆着急的在我家窗后的胡同里走来走去。母亲从窗户探出头去叫了声“嫂子”,她欲言又止。母亲马上明白什么事了,就问“是不是钱不凑手?”她点了点头,嗫嚅到:“你看,快过年了,他爹建筑上的钱还没要回来,邻居们也都不宽裕……”我母亲也沉默了好一会儿。等父亲扫完院子回到屋里,母亲就小声跟他商量了起来。没有多少言语,就见父亲取出他那把小钥匙,从平时锁的紧紧的抽屉里拿出一摞钞票一张一张的点着,点到大约一半厚的时候停了下来,犹豫了好一阵,又继续点下去。然后把那沓厚点的钞票递给母亲,说:“咱就不到八百块钱了,给他五百吧,到时别不够!”母亲接过钱小跑着转了出去。

这个春节我和弟弟没有能换新衣服,也没能吃上盼望了一年的猪肉冻。弟弟有点情绪,嘴里嘟嘟囔囔的。父亲一板面孔:“嘟囔啥?怎么着过不了个年?”母亲则细声细气的教导我们:“谁没有个难的时候啊?我们受点难为,可帮人家办了大事啊!”母亲的话没有多少大道理,但是这种和风细雨的言传身教使我们明白了忠厚为人的道理。

我参加工作之后有一次从上海回老家,特别想到小时玩乐的花园里去看看。那个花园叫“南园”,离老宅很近,是我曾祖父经商时置办下的产业。以后家道虽然没落了,但这份产业一直是属于我们家的,这在乡邻里是心照不宣的,也是村大队(村委)默认的。没想到我一提这茬,父亲一脸歉疚的说:“园子没了,让大队里征了去了,给了一千块钱!”我很惊讶的问“一千块钱?现在的一千块钱可不是原先的一千块钱啊?这不相当于白拿吗?”父亲听了有点不高兴了,说:“这哪能跟政府计较啊?解放了,全国土地都是国家的,那园子我们又用了几十年。现在村里搞规划要收回去,咱哪能不通情理乱要钱呢?”看到老人不高兴,我赶紧岔开话题。虽然事后我了解到那块地以几十倍的价格又卖了出去,但在我父亲的眼里,跟政府不能计较这些。父亲脾气暴躁,性格执拗,但他骨子里的忠厚老实深深的影响着我们后辈。

作为家风的传承人,我也身体力行的实践着对子女的言传身教。从女儿的脾性看,她天真善良,心胸开阔,完全没有所谓的独生子女“唯我独尊”的特征,不管是跟玩伴玩耍,还是上学后与同学相处,她都是一个肯为别人着想的孩子。前段时间我们打算要二胎,跟她商量,她的态度跟我预想的完全一致:尊重父母的决定,并表示可以在课余时间帮忙照顾未来的小弟弟或小妹妹。这让我颇为欣慰,宽厚之心不管是对别人还是亲人都是一样的价值。

我的父母上学都不多,但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尽管生活并不宽裕,处处省吃俭用,但仍全力支持我们兄弟两个读书。记得有一年开学前一天,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从田里回来,没来得及吃晚饭,就到亲朋乡邻家里给我和弟弟筹措学费,一直到九点多才回来。第二天早上拿着父亲递给我的六十块钱,心里还有点抱怨他为什么不早点准备。幼时的我还没能理解父亲不到万不得已不愿麻烦别人的要强之心。尽管他拼尽全力仍不能保证自己孩子的教育所需,但他从未说过要我们辍学一类的话,甚至不曾表露过一点点的丧气与无奈。有的只是时时鼓励我们好好学习,珍惜这宝贵的读书机会。他有时也会自豪的回忆起他在学生时代所取得的优异成绩,尽管这些随着“文革”的开始戛然而止,他对读书的渴望只能寄托在子女身上。我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虽然因为特殊历史原因,我也上学不多,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读书学习,在参加工作后继续自学深造。孩子上学读书后,面对充满新知识的课本,我也跟她一起学习,使自己的知识结构永远保持与时代同步。在这其中,我的孩子也养成了爱读书的好习惯。记得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问孩子们读的什么课外读物,我的孩子的回答是:四大古典名著(其他孩子的回答五花八门,但均以奥特曼等为主)。虽然是儿童版读物,但老师却颇为重视,还请我在家长会上给其他家长介绍帮助孩子阅读的经验。还有什么比被称赞为“书香世家”“诗书门第”更让人自豪的呢?

时光荏苒,转眼我也到了不惑之年。细细回想父母的言传身教,春风化雨般的教导使我懂得了忠厚为人和读书上进的道理。可以告慰前辈先人的是: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这个家风在我这一代和下一代已经很好的传承了下来。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