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有匹马 出去才叫闯

作者: 
管清军
单位: 
诸城市枳沟镇枳沟初级中学七年级六班管欣爸爸
文章: 

  说起我家的家风家训,我想起爷爷常说的一句话,叫做“家中一匹马,出去才叫闯”。

爷爷常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应该出去闯一闯,不能老憋在家里头,眼光短浅,是没出息的。他自己就很有闯劲,经历颇为曲折。年轻的时候闯过关东,一路走着到关东,沿途要着饭去的。刚到东北时,冻得不能出门,就给人家做饭,从没有做过饭的他,想办法糊饼子,做窝头;解放前,深入土匪窝,帮助被绑票的村民赎人。战争年代,顶着枪林弹雨,给部队送过弹药、粮食,抬过伤病员和死尸,毫无惧色;解放后,当过民兵连长,拉过练,比过武,拿过冠军。也是铮铮铁骨一汉子。闯荡江湖,敢想敢干,是我爷爷的梦想和人生轨迹的写照。

我的二爷爷,也是敢闯敢干一个人。在家干农活,嫌老式木车子笨重,听说青岛有卖钢筋辐条车子的,就决定与人搭伴到青岛买车子,那时候是步行,凭自己的脚板量,走去的。到了青岛,碰到同乡好友,一块吃饭,吃饭的时候,好友说当兵吧,当兵有好饭吃,二话没说当了兵,稀里糊涂上了国民党的运兵船。先是拉到一个小岛上,待了几天。后来,被运送到台湾。到了台湾,学会了开汽车。直到复员也没有回得了大陆,就在台湾又成了家,开了餐馆,生意兴隆。

我的父亲应该说也是很有闯劲的。但是,由于我父亲上边有四个姐姐,他是我爷爷唯一的男孩,一向敢闯的爷爷不放心,总是想方设法阻拦年轻时候的父亲外出闯荡。据我父亲说,他年轻的时候都考上了飞行员,由于爷爷的百般阻挠,而没有去成,成了父亲心中永远的遗憾。直到爷爷去世,父亲才有了闯荡的机会,那是恰逢土地承包,改革开放初期。父亲毅然辞掉生产队会计,决定闯荡一番,做过生意,到南方拉过竹杆,贩卖过大米;在家腾出屋子冬季培育蘑菇;到东营出过夫。但是,奶奶和母亲的病逝,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

但是,为了我们兄妹三人的学习生活,他跟随建筑队,外出盖房子。后来,有了盈余,毅然建起了养鸡场,养外贸公司的肉食鸡,一干就是十五年。再后来,又办起貂场,养貂养貉子。直到最近,年龄大了,这些都不干了,在离家近的农场里看门。父亲的一生,是曲折的一生,也是奋斗的一生。

父亲常常教导我们,要敢于出去闯一闯,不要怕,有他在家保着,保证能吃上饭。有饭吃,饿不死人,还有什么可怕的。事实上也是,我们兄妹三人,我还是比较有闯劲的,所以,到现在为止,我的生活是比较好的,我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是比较满意的。我的弟弟,早年也到南方打过工,虽然没有赚到钱,也算开阔了眼界,回家能一心一意过日子,能吃苦,日子过得也很好。我的妹妹,由于家中变故,初中辍学照顾家庭。我那时在高中上学,她上学学习是很好的,但是,为了能让父亲外出打工赚钱,她在家负责做饭,让弟弟上学。她对我们家庭的贡献最大。但就是这样,她还利用抽空到周边的多个工厂做过工人,赚钱补贴家用。我这做哥哥的,还用过妹妹的血汗钱上着大学。就因为如此,我本来也是能上本科的,还是决定放弃,只上了专科,抓紧就业,减轻家庭负担。妹妹结婚后,办过养猪场,妹夫在汽车修理厂上班,生活也不错。

我们鼓励自己的孩子要敢于出去闯一闯,不要怕失败,勇于尝试,不要怕吃苦,成功了当然好,不成功再觅他路,成功之路千万条,条条大路通“成功”。

“家中有匹马,出去才叫闯。”敢于闯一闯,应该就是我们家的家风家训。它激励着我们求新求变,与时俱进,改革创新,开拓未来。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