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们的家风

作者: 
彭金亮
单位: 
坊子区实验学校三年级一班 彭智信爸爸
文章: 

所谓家风,就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传统风尚,更简单的讲,就是一个家庭的风气。家风一般不落于纸面,更重于长辈的言传身教,方方面面的潜移默化,其作用应该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一个人的性格品质,或彬彬有礼、谦虚和善;或沉着冷静、一丝不苟;或傲慢自大、巧言令色,其形成虽不全是家风的影响,但应受其家风或成长环境的影响最大。

我是一名70后,出生于农村,成长于农村,记忆中,我的家庭没有什么成于文字的家风流传。要说无形的家风,孝顺长辈、家庭和睦、诚信待人、乐于助人这些词汇都在其中,但在贯穿我从小到大三十多年的家庭记忆中,最最深刻的当属“勤、俭”二字,在每个家庭成员的身上都有体现。

记事起,我家的堂屋里就有一盘石磨,从秋季到来年开春的农闲时节,爷爷用它来做豆腐赚钱贴补家用。每天凌晨四点,伴着月色星光,要将提前泡好的黄豆磨成豆浆,由于是用人力,磨豆浆的过程要持续两个小时,之后用小推车推着前一天制作出来的豆腐,走街串巷卖掉,回来之后再把磨好的豆浆过滤、熬煮、点卤、浇制,最后压制成型做成豆腐,并泡好第二天使用的黄豆,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奶奶在家除了给爷爷打打下手,如挑选黄豆、烧火等,还利用淘汰下来的破旧布料来纳鞋底、做鞋垫,一冬的辛劳换来了第二年全家人脚上的舒适。

我的父亲母亲在家庭责任田之外,还承包了近十亩地,其中果树地5亩,栽了梨、杏、山楂等果树,其他全部用于种植经济作物,根据行情,每年都不相同,记忆中有西瓜、萝卜、白菜、棉花、地瓜、土豆、茄子、西葫芦、大姜等,家里还喂过猪、养过鹅。父母每天起早贪黑,有时赶上农忙,晚上也顾不上回家,就将当时年纪尚小的我和妹妹放在地头,或者在小推车上、或者直接在地上铺块塑料布让我们睡下,直到忙完才把我们叫醒,一起回家睡觉。母亲还是一个缝纫能手,为了节省家用,自己购买了缝纫机,小时候我和妹妹的衣服、家里的被褥基本上都是母亲自己做的。父母仅靠着那几亩地,凭着“勤、俭”持家,供出了我和妹妹两个大学生,还盖了六间大瓦房,这在当时的农村也属于很大的成绩了,至今父母仍为此自豪。

受祖辈父辈影响,我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小就开始参与农活家务,上小学时喂猪放鹅、洗衣做饭,初中时割麦打场、浇水施肥、打药锄草,农活家务基本上样样都干,从小养成了勤劳努力的性格。长大参加工作后,我也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工作抢着干,很快成为单位业务骨干。

在生活富裕、物质充足的今天,“勤俭”二字离我们似乎越来越远了。现代家庭大多是独生子女,与我年龄相仿的家长大都经历过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愿孩子再经历自己小时受的苦,所以在物质方面给予孩子极大的满足,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这样,却使得许多孩子把勤俭节约的好传统丢了,不把精力用在好好学习上,反而对电子游戏情有独钟,对铺张浪费习以为常,是非常不可取的。所以,在家里,我十分注重孩子勤俭意识的培养,经常教育孩子要勤奋努力,节约开支,养成勤俭持家的良好习惯。例如:自己的事情自己干,人离要关灯,节约用水,用电,用纸;不追求名牌,不跟同学、朋友互相攀比等。在生活中,我以身作则,为孩子做出榜样。平时,我和孩子一起参与擦桌子、洗碗、拖地等家务劳动,让孩子从小体会劳动的快乐,用淘米水浇花,洗衣服的水冲马桶、拖地,分类归集各种饮料瓶、包装盒、包装纸,定期处理。通过言传身教,使孩子逐步养成勤俭节约的良好习惯。

勤俭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勤于持家、俭以养德”,是句古老实用的格言。此次“我说我们的家风”征文活动,我独取“勤、俭”二字,既是对过去家庭生活、成长经历的总结,也包含着对孩子成长的殷切希望,愿“勤、俭”成为陪伴孩子一生的朋友,更希望通过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让“勤、俭”真正成为我们的传家宝。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