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勤俭、和善——我家的“六字”家训

作者: 
袁义臻
单位: 
寿光市世纪学校八年级四班袁晓雯爸爸
文章: 

我老家地处山丘地带,是典型的农村地区,民风淳朴,人与人关系融洽。我爷爷解放前参加革命工作,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老干部,正统、无私是爷爷的性格写照;父亲干了一辈子教师,对自己的学生严厉,对自己的子女更加严厉,不允许有任何言差语错。

正是受农村大环境的熏陶,受家族传统的感染,从爷爷那辈起,我家就定下了严格的家训——“忠孝、勤俭、和善”。这“六字”家训,俨然就是我成长路上的“指明灯”,陪伴我从小至今。

“忠孝”即忠诚、孝顺。忠诚,作为老革命的爷爷用自身行动诠释了忠诚的内涵,爷爷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死心塌地的对待自己的国家和事业,虽然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等历史事件,受到了些许不公正对待,但依然保持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品格,忠于国家忠于党,从不因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发牢骚、甩脸子。孝顺,《礼记》曰:孝子之养也,乐其心,不违其志。意思是作为孝子,在赡养自己的老人方面,要让老人的内心感到快乐,不要违背老人的意志。打我记事起,我家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规矩。听我娘说,爷爷每次从县上回家,都要先在老奶奶屋里嘘寒问暖,选茶倒水,让老奶奶充分感受到儿子的关心和爱护。直到老奶奶说“回屋歇着吧”,才敢回自己的屋子。每逢家里有大事,爷爷总是先征求老奶奶的意见,我的父亲也总是先征求我爷爷的意见,到了我,也总是先征求我母亲的意见。只要老人高兴了,一切都好说。

“勤俭”即勤劳、简朴。我家老爷爷故去的早,36岁的老奶奶就开始守寡。对于解放前的农村,要想养活一大家子,谈何容易,尤其是没有了男人的支撑。老奶奶没有退缩,而是凭着一双勤劳的手,简朴的生活作风,拉扯了我爷爷、老姑等一大家子人。我母亲很好的继承了老奶奶的秉性。我父亲早年时候是民办教师,每月工资少得可怜,再加上抽烟喝酒的支出,常常入不敷出。我家最困难的时候是我上初中、师范的那段时间,大姐上中专、二姐上高中、大学,姐弟三人的学费、饭费、杂费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很多人都劝母亲,意思是让大姐、二姐不要上学了,可面对成绩优异的两个女儿,母亲怎么舍得让“凤凰断翅”呢?记得从1985年到1997年的十几年间,身高一米五的母亲先后在家养过猪、种过西瓜、栽植过黄烟、喂过奶羊,凭着一身勤劳,母亲让我们姐弟三人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学业,参加了工作。虽说挣钱都不多,但总归是没有给母亲丢脸。这些年,家境稍好一些,母亲依然保持简朴的生活习惯,衣不求新只求净,饭不求多只求素,处处节省。看到生活中的一些浪费现象,还经常教育我的女儿和外甥们,“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和善”即和气、善良。母亲的性格是和顺的,打我记事起,就没看到母亲对我们或者对父亲,对外人大声说过话。遇事总是和风细雨的,从没和人当面红脸。正因为此,母亲在我村同族里声望很高。邻居有一位三大爷,能干、坚毅、很少笑,很少主动与人打招呼,整天板着脸,我们小字辈都心存畏惧。就是这样一个人,对母亲也是很客气,原因就是母亲的和气。母亲经常教育我们:高腔争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净生气,对自己身体也不好,遇事一定要先沉下心来,好好冷静一下再做决定,再去和人沟通。母亲是善良的,80年代末,邻居家二奶奶半身不遂,下不了炕,儿媳妇不孝顺,也就饿不死。那时我家姐弟三人都上学,是真穷。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母亲还经常把刚烙熟的煎饼、火烧,用包袱包着给二奶奶送去,逢年过节的还给二奶奶送去数量不多的肉蛋,有时候还把老人的屎尿褥子带回家拆洗。记得那年初一,我去给二奶奶拜年,躺在炕上的二奶奶抠抠搜搜的从枕头底下拿出5分钱,说是给我的压岁钱,并让我回家告诉我娘,你娘是个好人。当年开春,二奶奶去世,母亲跑前跑后张罗老人的丧礼,直到入土为安。

“忠孝、勤俭、和善”,这六字家训现在已经传到女儿一辈。而围绕着六字家训,我家有很多很多的真实故事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着,愿老一辈的智慧可以薪火相传,益润万代。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