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梓荫长

作者: 
徐千阅
单位: 
昌邑一中峻青部八年级二班
文章: 

家风,是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品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是一种无言的教育,是一种道德的力量。家家都有家风,它传承着中华美德,告诫我们如何做人。一时,思绪纷飞,我的心飘到了梨花风雨处……

小时候住在老家,左不过是一个顽劣的蓬头稚子罢了,心清似水。老家有个梨园,是我儿时的乐园,那里有成片成片的梨树,高高低低,枝繁叶茂花盛开时,我最喜欢在其间捉迷藏。这天下的花中,要说白,当数梨花,春风荡漾,梨树花开,千朵万朵,压枝欲低,白清如雪,素洁淡雅。晚上,梨花入月,月光化水,是流不尽的温柔。秋天成熟时节,那梨子黄中泛白,又大又圆,真是喜人,咬一口下去,唇齿甜汁四溅。

爷爷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守着梨园,种了一辈子的梨。每日起早贪黑,种梨,守梨,采梨,再推着小车到集上卖梨。小时候,我身体弱,经常犯咳疾,整宿整宿地咳,吃药也不见好,爷爷便细心地为我熬煮冰糖雪梨羹,一口一口地喂给我吃,那味道,甜甜的,糯糯的,吃了之后便好多了。春天,爷爷还经常包梨花馅的饺子,皮儿薄馅儿多,一入口,那梨花的清香立刻沁入心脾,回味悠长。就这样,在花香氤氲中,时光似水,伴着我的童年,一日一日地流……

记得有一年,爸爸说,他在城里认识了个朋友,是个水果商。和爷爷商量,反正自己家种梨,不如做个全单生意,也就不必辛苦赶集卖了。爷爷听说,自然是答应了,还喜得合不拢嘴,早早地签下了合同,收了那水果商的订金,乐呵呵地每日在园子里悉心侍候梨。可谁知,天不遂人愿,这年遇上冰雹,又赶上虫害,虫子从梨皮直钻到梨核,许多梨子未及成熟就掉落了,而成熟的梨子也又小又皱,很不讨喜。爷爷整日独自坐在院里的土阶上,一袋一袋地抽着闷烟。街坊四邻有人劝他,反正签了合同了,人家也没说梨子个头小不行……爷爷不发话,只是脸一直不开晴。

几天后的一个晌午,爷爷把城里的水果商领到家,把订金如数归还给他,说:“大兄弟,这钱一分没少,你拿走吧,今年我家梨子结得不好,不能坑了你啊……”

此事之后,邻里都说爷爷讲诚信讲过了头,有点冒傻气。但爷爷却没有言语,只是没有了几天前的愁苦,也不再一个人抽闷烟了,在他那皱纹交横的脸上,紧蹙的眉也渐渐舒展开来,目光里有了察觉不到的舒心。爷爷又推着从前的车子,将梨子一筐筐地拉到了集上去卖,虽然并没有卖得多少钱。我在集上帮他看摊卖梨时,每当与一位买主成交,人家提着梨子走时,他总是在足称后再给人家多放一两个,然后笑呵呵地说:“多拿上几个吧,自己种的,今年果结得小。”

如今,爷爷已经故去,我家的梨园也承包给了别人。但他老人家辛勤劳作的身影、善良和蔼的样貌,还有甜甜的冰糖雪梨羹和香气扑鼻的梨花馅饺子,却时时出现在我的梦中,还有他诚信待人、善良立世的品格,让我铭记终生。这种淳朴的家风,如血脉一样深深流淌在我的心中,永不泯灭,风雨人生路上伴我前行。

梦回人远许多愁,只在梨花风雨处。点点传承虽无言,但有家风梓荫长。


栏目: